1)第995章 必也正名(两更合一更)_寒门宰相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第995章必也正名(两更合一更)

  面对向七的言语,章越道:“向兄,我记得自刘佐事后,咱们都没有往来吧!我不记得是从何而起,莫约是我治平年时开罪了先帝的时候,对不对?”

  向七当然记得,章越当初汴京大水之事上,得罪了先帝,最后被迫闲居。

  向七便觉得章越此举太不稳重,觉得他轻率了便有意冷落了他。

  当然此举也无妨,章越也是可以理解,皇帝嫌弃你,谁也不敢在这时候与你亲近。

  熙宁后章越召回京,向七也没有想与章越修补关系。

  向七瓮声瓮气道:“度之,我今日来是求你念在往昔同窗的份上,帮一帮忙。谁都知道沈存中如今全仗你照拂,这个忙于你不难。”

  章越没说自己会不会通过沈括帮向七这个忙,而是岔开话题道:“是了,你还记得刘佐吧!”

  向七听到这个名字一愣,然后沉默半响道:“他还活着吗?”

  章越道:“他不仅活着,而且还出任了市易司的监当官。”

  刘佐当初因买卖交引投机失利而自尽。不过后来一直病卧在床榻上,向七还用了此事,组织了太学同窗救济刘佐。

  后来一度传出刘佐死讯,章越也误以为对方病故了。

  但结果刘佐没死,而且重新翻身了,并投靠了吴安持。

  吴安持与刘佐同在太学读过书,二人早就认识。之后市易司进行‘倒买倒卖’之事,因为官员操作欠佳,导致市易司赔了不少钱。

  吴安持当即找了出身商人的刘佐,让他出任监当官,并一改市易司亏损的状况,甚至得到了王安石的赏识。

  这也是后来章越才知道的事。

  向七听说后,脸上阴晴不定然后道:“刘佐我当年救济过他,度之与我提他作甚。”

  章越道:“一时感叹世事无常。”

  向七闻言冷笑。

  章越道:“你因何事得罪了沈存中?”

  向七说了情由,章越明白了来龙去脉。治平之后,向七便不断改换山头,每当他实力官位提升一步,便换一个更足以匹配他山头。

  他善于经营,仕途还算顺畅。

  熙宁七年,向七丁忧回朝后,正值郑侠上疏,他不知如何攀上了对新法一直持批评之见的王拱辰,认为这是一个机会便批评了新党。

  哪知吕惠卿挽回了局面后,二话不说,便将向七打发到偏远之地。

  这样也便罢了,向七对吕惠卿怀恨在心,吕惠卿罢相后便抨击吕惠卿在军器监种种措施。结果向七考据的不认真不严谨,将沈括后来主政军器监的措施,张冠李戴到吕惠卿头上,并狠狠地批评了一顿。

  结果令现任三司使的沈括暴怒。

  章越闻言不由捏了捏眉心。

  ……

  向七走后,章越打开书房后门便看到了且笑且嗔十七娘。

  章越将妻子搂进怀中,拍了拍她的手背道:“与安中家里定亲之事,

  请收藏:https://m.jingshu9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